家长批改作业被叫停,让家校教育分工各司其职

11月10日,辽宁省教育厅在其官网公布《辽宁省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管理“十要求”》,其中明确指出,教师必须亲自批改作业,严禁家长、学生代劳。有媒体梳理发现,从2018年至今,已有辽宁、浙江、海南、河北、广东、山东、贵州、广西、山西和陕西等至少十个省份教育部门出台相关文件“叫停”家长批改学生作业,有的地方明确定期开展作业督查,甚至将作业管理纳入绩效考核。

为人父母,孩子的作业负担是一个牵肠挂肚的敏感话题,每有相关信息传出,总是格外引人关注。2017年底,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平台“阿凡题”发布了一份《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》,对国内中小学作业情况做了数据展示。报告数据显示,中小学生日均写作业时长为2.82小时,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,或居全球第一。与此同时,中国91.2%的家长有过陪孩子写作业的经历,78%的家长每天陪。时间过去了3年,中小学生的作业负担到底是降低了还是加重了,每个家长心里都有一杆秤,陪孩子写作业的过程更是甘苦自知。

对于家长来说,白天忙于工作、晚上疲于扮演“全科家教老师”,身体和心理上的负担不必多说,比这更令家长感到抓狂的是,家长陪写作业已经成为破坏家庭氛围的“隐形杀手”——数据显示,75.79%的家庭曾因“写作业”发生过亲子矛盾。你或许想不到的是,在一项调查中,“孩子没人帮忙带、没人教”竟然超过“抚养成本高”成为不想生二胎的首要原因。换句话说,不少人放弃生二胎,不仅是因为“生不起”“养不起”,更是因为“陪不起”。

最近一段时间,“家长是否应该批改作业”的话题持续升温,某些家长“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”的态度更是激起了一片赞叹。不过,酣畅淋漓地热烈讨论之后又能怎样呢?多数家长恐怕还是只能将愤懑与委屈埋在心里,默默地坐在孩子的学习桌边。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——家长虽然对陪写作业叫苦不迭,乃至深恶痛绝,但在考试成绩几乎“决定”一切的背景中,又有谁敢真的撒手不管呢?这种痛苦与挣扎,体现在家庭教育的方方面面——既为孩子负担过重打抱不平,又质疑学校的减负措施只是“转嫁责任”。

多地教育部门相继“叫停”家长批改作业,初衷无疑是美好的。实际上,不仅是“叫停”家长批改作业,就连家庭作业本身,都是教育部门三令五申强调要减少的。然而,实际效果到底怎么样呢?对于老师来说,亲自批改作业并不难,大不了,还可以减少家庭作业的布置量。问题是,果真如此,家长能够接受吗?或许,在不少家长心目中,“陪孩子写作业”还不是最难的,最难的是“陪孩子找作业”——如果家长坚持认为课外作业是必须的,老师统一布置显然比自己四处寻找更容易接受。

理想中的家校教育分工是,学校侧重于知识教育,家庭侧重于生活教育。但在当下教育评价体系中,知识教育毫无疑问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,家校关系的不断异化在所难免。当家长大包大揽,将为孩子学习创造便利条件当作唯一使命的时候,家庭教育充其量不过是学校教育的延伸和泛化。正因为如此,家长一方面对老师手伸得太长叫苦不迭,另一方面又因担心老师“撒手不管”忧心忡忡。或许,在批评孩子“高分低能”之前,更值得追问的是,家庭教育为他们提供了多少成长的空间和机会?

坦白说,“叫停”家长批改作业并不难,难的是“叫停”家长对分数的执念以及由此产生的焦虑。每个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快乐成长,但快乐成长的代价却并非每个家长都能接纳和承受——巨大的考试和升学压力面前,不免会使人担心,眼前的快乐其实是在为未来的不快乐“挖坑”。在这样的背景中,那些“手伸得太长”的老师,或许才是家长心目中的好老师,因为他们宁愿冒着违规的风险和代价,也要将学校教育引入家庭环境中。

就“叫停”家长批改作业而言,显然是致力于推动家校教育分工各司其职、各归其位。在肯定这种制度善意的基础上,仍需看到的是,高考的人才评价体系有必要进一步改革和完善,因为那不仅是家校教育冲刺的终点线,也是老师和家长共同的焦虑源。

文章由作者发表在河北冀网,不代表河北冀网本身观点,请网友谨慎阅读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